孕期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孕期知识 >

乌鲁木齐代孕中介:专访 | “年度自制摄影书”

来源:http://www.buedu.cn  日期:2019-04-15

  

  对 谈 | 白 杉 吕 格 尔

  第一次见吕格尔,是在2017年10月,北京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一期图片编辑工作坊上。一个低调内敛的大三学生。那时,《羌的山》还是一堆零散的照片,刚处在分章节归类的阶段。但影像散发出的气息吸引了我。从此联络的也就频繁。进入2018年,似乎是吕格尔的摄影元年。入选了2018年度摄影师榜单,且先后入围了好多奖项。巧合的是,我们一起入围2018新锐摄影奖、分获第二三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年度自制摄影集”。微信的互动也均围绕摄影及书展开。在进入研一学习阶段, 《羌的山》也落地成书。这本摄影书,制作完后,却始终磨磨蹭蹭的没进行刻意推广。我有点替他“着急”。这样一件认真做且投入的事情,理应让更多朋友知道背后的故事。于是就有了这篇对谈。

  白:摄影书《羌的山》获得了第三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年度自制摄影书”。这也是你的第一本摄影书。完成度很高。做这本书,你用了多长时间,中间遇到过哪些问题?

  吕:在2018年四五月份的时候开始要执行做书,当时计划的是在毕业展时就能一起展出。最开始联系了一家本地的印刷厂,但是他们之前也没做过摄影画册,沟通无从进行,最后选择了放弃。

  最后在打印店做了一本,调颜色调了很久,还是一本很完整的样书,但是打印店只能胶装,没有办法平铺开,影响画面观感。

  一直到十月份,联系了设计师朋友和印刷厂。年底前,书才正式印刷,期间还做了一本手工装订版,调整了内页的出血,并确定了最终的封面。

  白:为什么选择自出版?

  吕:因为没有出版社给我做哈~

  白:同命。

  白:是什么原因让你去产生去做一本书的念头?

  吕:《羌的山》在拍到第二章的图片时候,当时还没有确定是要分章节,我感觉到图片内容发生了变化,很少出现有明确羌指向的人和景,有一些图片放在一起显得笼杂、失协,我开始想要把它们分成同一源头下的不同部分,于是做成一本书就很恰当。

  我们学校摄影系(鲁美)图书室收藏了很多国外的摄影画册,也在一些展览和艺术书店里看到了新兴摄影书,很容易就萌生出自己做一本摄影书的愿望。

  

  白:比起电子图片的屏幕观看,当书拿在手上的那一刻,是不是内心很高潮?

  吕:当时做完这本书有一种此生无憾的感觉,作品变成了实体的书,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而且不能改动,这就相当于是乌鲁木齐代孕中介:专访 | “年度自制摄影书”一个很慎重的决定终于落了地,给一组作品画上了句号。

  白:你和我一样,都是严重痴迷纸书的“患者”。纸张的呈现,是照片应有的归宿吧。

  吕:羌的山这组分了三个章节,73张照片,如果在网上展示的话也无法固定分组,观者看到的都是碎片化的信息。一本书相当于一个几乎是永久时限的展览,而且它可以很完整的呈现作品的结构也就是作者的意图。

  因为书有个前后的顺序,虽然现实情况很多观众是直接从中间翻开。这没法控制,但也不影响什么,至少书页是固定的,观者可以很轻松的得知作者的意图。

  在网络上观看的话,各个显示器的颜色也没法统一,而同一批次的每本书的颜色都是一样,不同的纸的种类不同的印刷工艺,都最终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质感。

  白:选择印刷的方式呈现作品,做了500本,会担心卖掉不?

  吕:会。我妈说糊墙。

  

  白:封面这张照片似曾相识? 有一种好像在哪里看过的感觉。

  吕:是在旅行途中路过的一块神奇地貌。回来处理图片时,脑中飘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可能是无厘头的。就把这座山上色弄成了像黄金的效果,数字上色这个也是因制作第三章星海遗留下来的癖好吧。

  白:聊下这本书的内页设计?

  吕:单页在右居多,有照顾一种翻书习惯的原因。《羌的山》这组每一张图片包含的信息量并不是对等的,有一些是单纯的符号信息作用,所以图片尺寸就相对于小,图片的细节值得关注,我可能就会做成跨页,上一个样书版本尝试了很多出血,但是观感太浮躁,和照片内容不搭配。于是这次全部让图片缩进了白边。

  之前收集了很多摄影书的这些细节信息,关于纸张印画册用的特种艺术纸也有多种类型,我这次选用的是一个类似艺术微喷里硫化钡纸质感的涂布纸,它不会稀释太多的印墨,能让影调更鲜亮强烈一些。

  白:你投入了很大的精力。

  

  白:在这本书里面,有的页面进行了文字备注。但是大部分是没有文字备注的。为什么会这样处理?

  吕:我尽可能的减少了文字出现,让它成为一本不受束缚的摄影书,文字备注的地方都是不得不备注了,因为少数民族文化实在是太边缘了。另外我对所有拍摄的释比(羌族巫师,文化传承人)也进行了标注,因为释比是羌的山的一条拍摄线索,现在老释比已经不多了,这些拍摄也许是抢救性的拍摄。

  白:你是在多少张照片里面选出了目前的这些照片?

  吕:做出来的照片有200来张。书里是73张照片。有一些意象重复的就筛选掉了。太厚的话也影响阅读体验。

  白:你这本书里面的照片是止于哪一年。有没有在做书的过程中,刻意的去补拍?加入?

  吕:止于2018年中的星海。没有。而且还一直在做减法。

  白:这本书的整体影调很舒服。

  吕:每次来汶川看望奶奶,汶川总是阳光明媚。这种感觉一直很明显,从常年阴霾的四川盆地,仅仅穿过几个隧道,竟然就能够拥有如此多的日光。汶川必定是暖色调的。汶川的阳光很强烈,当时只有很少部分照片用了人造光源补光,只有通过后期处理让它在保持光感的同时不会太刺眼。

  

  白:为什么选择把它做成220mmx260mmx15mm的开本。

  吕:有的照片适合放大,有的不适合,都有它自己应有的尺寸。因为《羌的山》是按照大画幅的工作方式来进行的,需要有一些细节方面的展示,所以不能过小。但是如果书太大了又会影响阅读体验,弄得像传统画册一样。想好了尺寸,还得做出样书,掂量在手上,综合考量就确定了最终的尺寸。

  白:在这本书里面有一个烤羊或牛?这个颜色是严重偏蓝。是印刷问题?

  吕:那天是一个坝宴。当地的婚庆舞台布置拿出了这样的灯光,刚好照射在场中央的烤全羊上。这种光就像蹦迪里一样,会完全掩盖住物体原有的颜色。

  白:你对色彩有一种独特的感受力。

  白:第三章的星海。其实按照很多摄影师的书来看,它更加适合做成一个拉页。你为什么放弃那种设计。基于成本还是任性?

  吕:基于阅读体验的考量,我也看到了很多做拉页的书,折缝通常都会掉粉,而且也容易坏,阅读整个拉页还需要把书平放在桌面上。多麻烦啊。

  白:其实,我赞同你。

  白:你之前做过一个《羌的山》的样书。和最终的印刷品,做了什么样的一些改动。

  吕:取消了出血的设计。实际体验下来看,我这种图片框在白边里是有道理的。

  白:道理何在?

  吕:感情很内敛的照片,不适合出血。

  白: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和满意的部分?

  吕:处处都是困难。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批量印刷的书,从编辑图片,操作软件到联系印刷厂和设计师朋友沟通、选纸、做帆布袋,甚至是寄书发货买包装盒子防震泡沫,对于我来说都是全新的尝试。

  

  2018年12月,扉页印刷环节。

  最满意的是《羌的山》封面和扉页。封面是经过数字处理后,做出山上像是布满黄金的图像。很多朋友说看着有一种浮雕效果,我后面还做了一个手工收藏版,封面是采用一种真岩石拓取的切面材料,这就真的是立体的山。

  扉页是羌族释比传承的图经《刷勒日》里面截取出来的图案,羌族没有文字,在传说中有文字的经书被羊吃掉了,这本图经包含了古老的羌族文化。我还做了一个随书的布包,选择了图经里面的一个挺有意思的人物图案,这个图案可以理解为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但是他的本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意思。

  

  白:你现在是一名读研的学生。你取得了很多同龄人没有达到的成绩。特别是2018年,在《羌的山》项目上收获颇多。你觉得是运气还是才华?

  吕:可能是我投的奖比较多哈。

  白:可你的命中率很高。你觉得衡量一本摄影书的“好或坏”的“标准”是什么?

  吕:一本好的摄影书是和作品内容相辅相成的,甚至能够提升作品的整体观感。

  白:谢谢你坦诚的对话。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官方网站,权威发布协会信息,传播分享精彩图文,服务会员,惠及影友是我们的责任。

  新浪微博:@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微信订阅号:cpanet

  联系电话:010-65211285

  责任编辑:彦希

  本网微信


台州代孕真假 昌邑代孕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