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放生功德甘露妙雨(含放生仪轨)(惠州2022年最佳放生时间)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4-05-10 浏览:931次


专业放生,不限发心,添加微信为您解答:①不是佛教中人能放生吗为什么、②放生咒念诵经文、③2022年最佳放生时间等惠州放生相关问题,每日放生,风雨无阻,从不间断。全国代放生

这些外来水生生物都不能“放生”

前不久惠州中央公园云禅湖刚上演了一场“捉鱼秀”,“请走”两条鳄雀鳝;近日惠州黄浦江内又惊现一条长约1米的暹罗鳄。随后,在我国的惠州、惠州、惠州、惠州、惠州、惠州、惠州、惠州等地水域也陆续发现鳄雀鳝的身影。

这些外来水生生物在我国的江河湖海里安家落户,不仅破坏了当地水域的生物多样性,还威胁农业和渔业生产,甚至影响国人健康。

今年,农业农村部等相关部门制定了关于印发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总体方案的通知,对外来水生生物进行全国普查。如何做好外来入侵物种的防控,也成为社会关切的热点。

人工增殖放流和“放生”是两码事

提起外来水生生物,人们首先想到的都是巴西龟、美洲牛蛙和埃及塘虱等这些带着外国名称的生物。

“其实并非只有‘进口’的才是外来物种,严格来说区域外来物种、改良种也都属于外来物种。”惠州农学院水产学院教授张树林介绍,这些物种在原有的生态系统中不存在,通过人为或其他因素,有意或无意地从别的生态系统引入。其中来自国外的物种称为国外外来物种,来自同一国家不同流域和水系的外来种则属于区域外来物种,此外人工养殖杂交的改良种,也属于外来物种。

这些“水生生物移民”通过多种途径进入到不属于它们的地盘,如自然进入、人类无意携带进入和人类引种等,其中一个常见的重要途径就是被人类“放生”。此次让人们“大动干戈”的鳄雀鳝大概率就是通过“放生”这种途径进入我国的。

“需要强调的是,‘放生’和‘放流’完全是两回事。”张树林解释,一些天然水域由于环境污染、过度捕捞或者水利工程建设等破坏了生态环境,因此会通过人工增殖放流的手段,向海洋、江河、湖泊、惠州等天然水域投放人工繁育的水生生物的幼体或成体。

人工增殖放流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如当地生态环境条件、渔业资源结构以及饵料生物量等,因此放流的水生生物都经过精挑细选,并不是简单的“放生”。人工增殖放流是补充渔业资源种群与数量,改善修复生态环境,保持生物多样性的一项有效手段。

惠州放生功德甘露妙雨(含放生仪轨)(惠州2022年最佳放生时间)

我国对“放流”有着严格的规定,农业农村部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明确指出:禁止使用外来种、杂交种、转基因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

“按照这个规定要求,增殖放流的物种应当是原生种,改良种(包括选育种、杂交种和其他技术手段获得的品种)、外来种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物种均不适宜进行增殖放流。”张树林说,原则上也不支持物种跨水系放流,特别是鲤、鲫等地方品种较多的种类,只能放流原水域土著种。

外来物种“串门”破坏生物多样性

在天然水域中“放生”外来水生生物,稍不留神,这些外来物种就有可能成为外来入侵物种。

专家表示,生态系统是经过长期进化形成的,系统中的物种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竞争、排斥、适应和互利互助,才形成了现在相互依赖又互相制约的密切关系。

“一个外来物种引入后,有可能因不能适应新环境而被排斥在系统之外。”张树林介绍,也有可能因新的环境中没有与之相抗衡或制约的生物,这个外来物种就有可能“鸠占鹊巢”,打破平衡,严重破坏水生生物多样性,改变或破坏当地的水域生态环境。

农业农村部重点调查的齐氏罗非鱼、豹纹翼甲鲶、马那瓜丽体鱼、鳄雀鳝、食蚊鱼、条纹鲮脂鲤、福寿螺、大鳄龟、巴西红耳龟、牛蛙等10个外来水生生物,都是很强大的“入侵者”。

我们常见的巴西龟,也就是巴西红耳龟,原产于北美洲,作为观赏龟类被引入我国。由于其适应性强、食性广,一旦流入江河,将大量捕食小型鱼、贝类和蛙类的卵及幼体,掠夺其他生物特别是本土龟类的饵料资源,使其生存受到打击,产生不利影响。同时红耳龟也是疾病传播的媒介,影响人类健康。由于其价格低廉,经常被不知情的群众买来放生。

还有我们比较熟悉的福寿螺,原产于亚马逊河流域,20世纪80年代作为特种经济动物引入我国进行养殖。但由于口感不好,且携带人兽共患的寄生虫,因此被弃养。福寿螺食量大,可造成水稻等水生植物减产甚至绝收,严重影响粮食生产。

“能成为外来入侵物种的外来水生生物都特别‘皮实’,不挑食、适应能力强,不仅能快速在新环境中扎根,还具备很强的繁殖能力,使本地物种在竞争中处于下风,甚至绝种,最终降低生物多样性,导致当地生态系统变得脆弱。”张树林说。

国外外来物种不能随意“放生”,本国不同区域的物种“串门”同样会造成生态环境的破坏。

对此张树林解释说,特定水域的自然物种都是适合本地生态环境的特有品种,经过大自然的优胜劣汰,世代生活在那里,有着稳定的遗传基因。像惠州宝坻区的潮白河鲫鱼,头小、鳞薄、刺软,最重要的是肉质鲜美,富含较高的蛋白质和人体所需的其他微量元素,在众多鲫鱼品种中,属于精品。如果引入其他流域品种的鲫鱼,通过与本地种杂交繁殖,就会破坏潮白河鲫鱼遗传基因的纯洁性,其后代基因有可能不稳定,突变增多,由于在自然状态下不可控,其很多优良性状就有可能消失,甚至会产生一些不良性状,有最终造成种群衰退的风险。

“经过遗传育种形成的选育种同样不应放到天然水域中,也是担心造成野生种群种质混杂和性状衰退的问题。”张树林说,其危害和跨区域种群杂交一样,影响野生种群种质的纯洁性和稳定性,最终影响生物多样性。

用生物生态手段治理“生物问题”

“防控和治理外来物种入侵是个世界级的难题。”张树林说,除了从源头上强化口岸防控、规范引种管理、加强境内检疫外,还需要建立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监管的同时,还要建立对生态系统、环境或本地物种构成威胁的外来物种风险评价指标体系、风险评价方法和风险管理程序。

2021年4月15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规定了防范外来物种入侵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内容,要求制定外来入侵物种名录和管理办法。

“为了更好地对外来物种实施管理,要先‘知己知彼’。”张树林建议,需通过开展全国范围的外来入侵物种调查,查明我国外来物种的种类、数量、分布和危害,建立外来物种数据库。对于区域外来物种可以加强遗传筛查,要特别注意根据不同物种的原产地分布,在相应的流域进行放流,避免远缘杂交导致种群衰退。

在治理方面,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生物生态的手段治理外来生物入侵的问题。比如像鳄雀鳝这种外来入侵物种数量不是很多,通过对其进行生物性状及其行为特征的研究分析,找到能吸引它的食物、声音或者味道等,然后实施精准诱捕。

再如对待“水芙蓉”这种水生植物,它的学名叫大薸,原产地巴西,也是外来入侵植物。“水芙蓉”繁殖速度非常快,夏季一个月平均1株就能繁殖出60株幼苗,如果被随意丢在河道内,它会快速占领整个水面,挤占其他水生生物的生存空间。在“水芙蓉”可能泛滥的水域,人们可以多放草鱼,用以水生植物为食的草鱼控制“水芙蓉”的数量,这样就能有效控制外来入侵植物。

“这种‘一物降一物’的治理手段,应用于外来物种大规模泛滥之前效果更好,因此日常对外来物种的实时监测非常重要。”张树林表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还可以像实时监测水体一样,建立健全高效的外来入侵物种监测系统。

专家强调,防范外来物种入侵,还要加强对公众的科普教育,让人们了解外来入侵物种的种类和危害,否则出自善心的“放生”行为,就有可能成为破坏生态环境的“帮凶”行为。

为您代放生鲫鱼、鲤鱼、甲鱼、泥鳅、黄鳝、螺丝,放生结束一对一发送放生视频,如亲临现场,敬请放心。惠州放生功德甘露妙雨(含放生仪轨),不是佛教中人能放生吗为什么,放生咒念诵经文,2022年最佳放生时间。


参考资料

标签:

Copyright 2019-2030 湖北线上代放生 湖北线上代放生官网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